广发策略戴康:全球高波动的历史密码

摘要
分别是87年黑色星期一、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、1998年俄罗斯危机(LTCM)、2000年科网泡沫破裂、2001年911、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2011年美欧债务危机。

  过去40年中仅有七次全球市场高波动时期。分别是87年黑色星期一、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、1998年俄罗斯危机(LTCM)、2000年科网泡沫破裂、2001年911、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2011年美欧债务危机。

  全球高波动:大类资产视角。历史高波动时期,股票和原油是全球市场波动两大主要来源。波动率上行期往往是股票、债券、黄金波动率同时上行,原油波动率上升与其他大类资产时有错位。波动率下行期黄金波动率多数情况下具有指示作用。高波动时期各大类资产涨跌幅往往沿着“避险资产涨/风险资产跌—>避险/风险资产同跌—>避险资产涨/风险资产跌—>风险资产上涨”四阶段传导。

  全球高波动:次生灾害视角。高波动主要通过四个路径产生次生影响。(1)风险路径。波动上行,风险偏好率先承压,资产表现为风险跌、避险涨,风险平衡投资策略进一步加剧波动幅度。(2)流动性路径。高波动时期流动性承压,风险/避险齐跌。美元流动性危机冲击其他金融系统。高波动易形成现金流负反馈制约信用扩张。(3)泡沫积累和杠杆风险。高波动原因之一是底层资产崩塌并通过杠杆效应放大。美国企业债务或将成为本轮最易受到冲击的底层资产。(4)财富效应传导。高波动下资产价格下跌导致财富预期下调,消费和投资意愿相应压缩。

  全球高波动:对冲政策视角。全球高波动时期美国往往会出台一系列对冲政策,中小型危机一般只需要美联储常规操作(流动性支持、降息等)即可解决问题,大型危机往往需要美联储和财政部协同合作才可能度过危机。如08年全球金融危机在美联储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(如量宽、零利率),以及财政部协同救助金融机构,最终走出危机泥潭。

  全球高波动:估值视角。ERP的相对变化可作为高波动之标尺。以10Y美债收益率为基准衡量股权风险补偿的回升程度,大型危机中,美股ERP一般要上升超过1.5倍标准差后美股才能见底,中型危机中美股ERP上升0.5-1倍标准差后美股见底,小型危机中美股ERP上升一般小于0.3倍标准差。美股当前ERP变化已达中型危机的程度。

  本轮疫情危机高波动的异同点及展望。本次疫情危机的演绎过程符合历史高波动时期的经验规律。但在全市场波动率、股票波动率、原油波动率、流动性、底层资产风险、对冲政策力度等多方面接近或打破过去40年高波动时期的历史记录。四大标尺把脉全球市场:1)大类资产标尺。当前处于避险/风险同跌的第二阶段,可通过黄金判断何时进入避险涨/风险跌的第三阶段;2)风险传导标尺。通过流动性及风险指标把握次生灾害后续演绎;3)估值标尺。美股还将调整20%-30%(如大型危机),10%(如中型危机);4)政策标尺。通过政策把握市场底部

  核心假设风险。经济下行、盈利波动、疫情扩散、信用风险暴露超预期。

(文章来源:戴康的策略世界)

(责任编辑:DF064)